《师父》2016.9.23

    推映《老炮儿》的时候讲到江湖规矩,看到有人说那是因为你没看《师父》……于是找片源看《师父》

并及时放这里与大家共享。
    《师父》似乎宣传并不太猛但口碑很不错,特别对爱看打戏的观众而言,无疑是一场难得的盛宴:不用

替身、不吊威亚、不做特效,而是拳拳到肉招招近身,手起刀落干脆利落,一招一式清晰可见,真打实战视

觉美学。但也有不习惯这种真功夫实打斗者,觉得既不飞天遁地排山倒海,也不武功神奇优美飘逸,观赏度

大打折扣……
    但其实,武侠原是许多人求而不得的一场桃花源美梦,徐浩峰的电影从来不是拍动作片,而是把真正的

江湖拍出来并将其虚幻面孔剥落撕开,还原一个既不惩恶扬善、也不潇洒快意的真正世界。而这套东西,放

在古今什么时代任何行当,也都不过如此。
    所以,毋庸多言,看电影。
    然后贴一篇看点总结,以及一篇故事提点。

看点一:一帝两后闪回民国一战到底
    电影《师父》汇集柏林影帝廖凡、金鸡影后宋佳、多栖影后蒋雯丽,一帝两后领衔的超级阵容成为影片

质量的保障之一。文艺戏精们闪回民国武林界突破形象,廖凡苦练八斩刀奉献咏春绝密、宋佳化身“烟美人

”演绎旗袍魅力、蒋雯丽一改文艺风诠释“终极boss”。
看点二:金马最佳动作设计获奖影片
    第52届台湾金马奖《师父》从《黄飞鸿之英雄有梦》、《杀破狼2》、《智取威虎山3D》、《刺客聂隐娘》四部优秀影片中成功突围斩获最佳动作设计奖,同时评委会给出高度评价:“师父对于拳法与兵器的巧妙诠释,即使是熟悉武侠功夫片的影迷也会大开眼界”。零威亚、零替身、零特效的“真武侠”是电影的又一亮点,此前片方释出的“功夫特辑”中,廖凡以一敌百巷道车轮战精妙绝伦。
看点三:徐浩峰多重角色力造“徐氏武侠”
    徐浩峰在《师父》中身兼作家、导演、编剧、武术指导等多重身份,对于武侠文学和传统武术的深刻理

解,让他的作品独树一格。写实性武侠是徐氏的鲜明特色,在影片中徐浩峰极力消解港版武侠片中极富戏剧

性和浪漫色彩的镜头运用,在动作设计上趋向于干净利落的功夫现实,避免特效、戏剧化场景的介入,以低

机位、全景、冷静而绵密的长镜头诠释末代武林的纷繁复杂。
看点四:王家卫式韵味台词
    作为《一代宗师》的编剧之一,徐浩峰将台词艺术融入了电影《师父》中。干净却绵长的台词与民国末代武林的背景相融合,配上长衫、旗袍、武人、洋楼,声画契合让《师父》全片美如定帧画面。12月6日《师父》全球首映礼上,廖凡宋佳更现场重温经典台词:“女人过的是自己的生死”、“你得给我句话,见你的心意”、“今日起,以你为约束”、“我是一个门派的全部未来”。
看点五:天津民国武林那些事儿
    《师父》以民国天津乱世为背景,武人式微、军阀渐起,各方角力使得天津处于乱世危局之中。徐浩峰

在本片中不仅呈现了南拳北上的武术格局,也诠释了天津各行各业礼乐崩塌的时代断裂感。廖凡南派宗师却

陋巷藏身、宋佳被洋人所弃却谋生咖啡馆、金士杰武行老大却难做好人、黄觉玩转军武两界却难求生路、宋

洋为色拜师却为义丧命。(想个昵称)

《师父》:崩坏的武林
    evenc伊文西 
    一个无名的南方武术家,身怀绝技,想要在民国的武术之都天津扬名立万,开宗立派。彼时的武林,已是一片暮气沉沉。老舍写过,这是走镖已没有饭吃,而国术还没被革命党与教育家提倡起来的时候。老祖宗钻研了几百年的玩意儿,在西洋的枪炮面前,好像突然就没用了。江湖的武行却还都端着架子,把绝技藏着掖着,不传真学。武馆成了赚钱的买卖,师父利用徒弟,徒弟算计师父,拉帮结派,以众欺寡,宗师们把寡妇顶在前面,用密

不透风的规矩压迫着新人不能出头。新人要成名,纵使一身好功夫,也无法跟整个江湖做对。只能在武林泰斗的指点下,用上不得台面的方法暗渡陈仓。“一战成名”是小说里的事,现实中,要在门派林立的江湖插上一脚,立起一块招牌,就要深谋远虑,长远规划,时间三五年,布局和善后占去大半。面子上扬名的事要做,里子见不得光的事也要做。收徒弟,不为传艺,只为出卖。这事儿,从一开始,就坏了。师父固然骄傲,但也并非不知变通。他年轻时经历家变,从富贵到一贫如洗,跑过镖,从过军,见多了三教九流,知道为目的不择手段,仁义讲多了,事情就做不成。但武人也有痴心,门派间为名利勾心斗角,咏春与八卦也能找到渊源。真心与私欲相互交织,对女人的爱是利用,也是羁绊,本来只是简单利用的徒弟,也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情义。可事情终究是走到无法挽回的一步,武林成为军阀眼中的肥肉,体魄强健的拳师就是督军们最好的招牌,招牌吸引兵源,有兵就有地盘,有了地盘,钱和权力便相随而至,这是更上层的生态。武林虽然落魄,依然不甘被白白吞食,但大势面前,一帮微渺的武人无力以对,不过是抱着好日子得过一天是一天的心态,用孱弱的力量反击落单的敌人。阴谋、陷害、谋杀,面子上还是意气风发的长袍马褂,是形式感十足的规矩与礼貌,但骨子里,却已经完全崩坏残缺,作为一个社会阶层的中华武士们,要面对注定而来的消亡。

    徐皓峰其实是用非常武林的方式,讲述了一个反武林的故事。武人阶层终归是消亡了,而在电影中,这个过程被以更加委婉地态度表达了出来。外部的压力固然剧烈,但内部的崩溃才是本因。电影里的人开口闭口讲规矩,繁文冗节,事无巨细,连苦力都不会做的龌龊事,也可以拿到堂面上来商量。害人时,宗师们都不开口,只饮茶,喝茶,是为了不说话,以此安心。这样的规矩,本身就是坏的,坏规矩下,又如何容得好人?
    这个圈子存在太久,占住了位子的老人们便总想着用陈规冗习来稳固地位与权力。天津武林的招牌郑山傲要

借助外来者陈识搅动这一池死水,但自己终究也想要功成身退保住名声,不惜教唆陈识出卖徒弟。壮心不再的武林泰斗已然如此,遭遇徒弟的叛逆也就在情理之中。最后老爷子功亏一篑,一世英名成全了徒弟,只换得两幢豪宅,眼泪滴到房契上,但还是收下了。既然亏了名节,卖得的钱财为何不要?

一代宗师,终归也是凡人。高手也不例外,师父被天津武林团团围住,打不过便扯谎逃跑,一群武人在市井里狼奔豕突,风度全无。过往电影小说中侠客们风轻云淡、饮马江湖的豪情全然不见。这也是江湖,一个更真实的江湖。徐皓峰最后还是给了师父实现自我救赎的机会,虽然对于电影这显得有些画蛇添足。长巷中,陈识持八斩刀,将追杀而来的各门各派一一挑落,被时代抛弃的冷兵器打落一地,算是为徒弟报了

仇。宗师们黯然无光,胜利者依然只是狼狈地逃离。无名而来,无名而走,留下的只有徒弟耿良辰打败津门八家武馆的传奇,在街巷的茶摊流传。很多年后,这些名声也没有了。这就是《师父》的故事。 对于没有看过徐皓峰电影的人来说,进入《师父》的节奏或许需要一个过程。徐皓峰是《一代宗师》的编剧之一,《道士下山》的原作者,对民国武林轶事知晓颇多,用起来自然也是驾轻就熟。

    写惯了小说,改编起自己的作品自然得心应手,原著是部短篇,节奏明快,出彩之处电影全无遗漏,质地清

脆。只是在文本向转化为镜头语言的过程中有些生硬,人物显得啰嗦了些,一些对白和行为也过于强调形式

,略显做作。
    这不是大家熟悉的那种功夫片,尽管这可能已经是徐皓峰面向市场,最为兼顾大众审美的一部电影。
写实感十足的动作场面,一招一式,力与力之间的往来,描写得细致入微,但对于看惯了香港武行动作设计

的人来说,这种真实可能并不好看。
    尽管加入了很多商业元素,尽管在投资与场面上有所升级,《师父》也许依然不是会讨好市场的类型。
它是面向喜欢功夫,喜欢民国江湖掌故的小众,是关于中国功夫电影的另一种可能途径。同时,电影有一个好的故事,真实,充满寓意,承载着作者对那个逝去的时代的满满感慨。或许旁枝末节稍多,人物对白过于书面,加上个人色彩极重的剪辑与运镜,怪异的配乐,未必人人喜欢,但充满了特别的趣味。这样的电影,票房上难有作为,但值得被推荐。